爱情文章
当前位置:优读网 > 爱情文章 >
【子东时间】咪蒙的“鸡汤”像零度可乐
时间:2017年07月23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  许子东:大家好,我是许子东。今天想读一篇据说是阅读量超过300万的微信公众号文章,作者叫咪蒙,文章叫《致贱人:我凭什么要帮你》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阅读量变得那么重要。在民国时期,中国人口十四万万五千万。有一个不科学不准确的统计说,大概只有十分之一有小学以上的文化,而其中读新文学、读鲁迅、郁达夫、茅盾的,又只有读书人口的十分之一。换句话说,大部分人口不读书,大部分的读书人读奇侠武艺或者鸳鸯蝴蝶派。可就是这仅有的1%的鲁迅、胡适、巴金、茅盾的读者,活生生地决定了中国文化的发展方向。所以在那个时候,多少人读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

  近些年有个例子,上海文艺出版社有份杂志叫《故事会》。据说十几二十年前,销量一直有一二百万份,说起来是出版界的奇迹。可是上海文艺出版社的负责人丁景唐、郝铭鉴从不以《故事会》为荣,为什么?因为那个时候《故事会》一直面向农村,做文化普及的用处,让识字不多的农村文化干部可以讲讲革命故事,以抵抗乡下民间艺人宣传迷信。或许《故事会》的畅销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题目,至少当年阅读量似乎并没有受到足够重视。《故事会》赚的钱都拿来补贴上海文艺出的纯文学的书,包括很多卷的《中国新文学大系》,甚至其中也有拙著《呐喊与流言》论文集。大众阅读量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重要呢?现在的形势已经发展到,贾平凹、王安忆销量不如郭敬明、郑渊洁,作协系统的评奖影响赶不上网上的阅读,据说像咪蒙这样热门的微信公众号分分钟就可能有几十万广告投入,岂止是一字千金。

  这么多人看到底为什么?看什么?如果文学性的文字真是集体无意识压抑下的白日梦,那么咪蒙究竟替大家宣泄了什么?《致贱人:我凭什么要帮你》文章很短,而文字浅白很容易读。大概说有人打电话给咪蒙,说很喜欢她,要咪蒙写一篇软文来宣传自己的APP。电话讲了一个多小时,咪蒙一面讲电话一面研究了一下这款APP,发现烂到爆,所以拒绝帮忙。结果来电者怒了:“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,我对你太失望了,没想到你这么冷漠”。接下来咪蒙就感慨了,“我擦,你创业你牛逼,你弱你有理,你耽误了我一个多小时你还有脸说,你创业也得靠产品说话,卖惨很low你知道吧,你这么苦大仇深怎么不去《中国好声音》啊,还有什么比采用道德绑架去强制别人帮你更恶心的?”乍一看,这就像一个普通的女生吵架,为什么这个吵架有三百万人要看呢?

  在我看来,这是一种叫零度的心灵鸡汤、减肥的心灵鸡汤。鸡汤,在过去年代有丰富的营养,可以补身体,味道又好。把它作为一个比方用作在文学上、在心灵的问题上,那就是一种软性的道德教育,可以吸收美的正能量,从甘地、德兰修女到冰心、雷锋,总而言之,是以容易接受的方法教我们做人的道理,我们从小就听,也习惯了。现在,一方面在内容上、道理上,听厌了,不相信了,甚至反感了;另外一方面,在形式上又已经习惯了喝鸡汤,习惯用文学的方式讲做人的道理了。

  有人说,中国人首先不考虑自己是不是人,首先要学做人。话虽偏颇,说得也有几分道理。看咪蒙的短文,我好像看到了几个女白领,午餐的时候聚在一起,讽刺嘲笑、甚至大骂办公室里矮胖的、脖子都找不到的讨厌男经理,或者骂做作的、用假名牌的女上司。午餐语言,一定简短有力,加一些女生能说出口的文雅粗口,“我擦”、“老娘”、“本姑娘”、“本宫”,过一把语言的干瘾,可是一会儿回到办公室,还得照样皱着眉头伺候经理和女上司。

  这使我想起零度可乐。可乐含糖,给人营养,喝久了人们逐渐发现,这些营养跟鸡汤里的营养一样,对身体反而不好,可是又喝惯了可乐的味道,怎么办呢?就喝没有糖分的可乐,价钱一样甚至更贵。咪蒙的这个短文的背景就是大家听厌了一般的鸡汤,听厌了正能量的鸡汤,所以她给你提供一种减肥鸡汤,当然虽然加点粗口,虽然政治不正确,虽然很过瘾,其实还是鸡汤。为什么?因为说到底还是在讲做人的道理。

  节目介绍:

【子东时间】咪蒙的“鸡汤”像零度可乐

许子东 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 《锵锵三人行》嘉宾

  《子东时间》,搜狐文化重磅推出的原创音频节目。大学教授、著名媒体人许子东先生以独特角度,麻辣点评热点文化事件。总有些东西看不见,这是声音的时间,"书生观点",有趣有料。欢迎每周二、四12:00收听、互动。(搜狐文化独家版权节目 转载请标明出处)

更多内容请扫下方二维码 打开搜狐手机网文化频道或搜狐文化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