搞笑文章
当前位置:优读网 > 搞笑文章 >
韩国综艺节目大热对中国电视的影响
时间:2017年12月06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  如果说年轻人代表未来,那么电视已经输了未来。有人说老年人会回归电视,但问题是习惯电脑的青年人变老后,会放弃电脑吗?

  2014-2015年,中国电视荧屏上凡是能叫得上名字的节目,都与韩国有着各种关系。从模式引进、联合制作到共同研发,基于文化共同的韩国电视人思维,基本可以找到中国观众的兴奋点,再基于地缘相近的优势,韩国电视人的技术优势迅速在中国各电视台留下印记。于是两年后,韩国文化产业找到离自己最近的商品倾销地,负债累累的韩国电视台靠着输出中国的一档节目起死回生,韩国电视人在备受尊敬的同时赚的盆满钵满。而中国文化产业呢?依然停留在复制商品的层面,中国电视台只恨自己没有抢到韩国节目版权,对自己的原创依然缺乏耐心。中国电视人虽然有部分在中韩联合制作的过程中,取得长足进步,但更多人,已经习惯了韩国人的操作,而自己落地一身轻松。

  广电总局一直在提倡节目原创,从文化自觉的角度讲,作为重要意识形态产品的电视节目,唯有原创为主流,才能引导社会价值导向,进而考虑产品输出。很显然,中国电视离产品输出还离的太远。

  2016年新年伊始,圈内人关于电视节目讨论最多的无外乎这么几个话题:1.韩国节目被掏空后,哪个国家的模式会被填补。2.总局对真人秀的内容限制。3.广电总局对网剧的限制。

  除了模式引进方的考虑,就是政策限制下如何调整,似乎大家已经不再讨论原创节目的生产体系,以及由此倒逼电视市场的调整。这大概是中国电视的一大悲哀,我们连原创的耐心都被寻找国外模式的急迫挤压。面对韩国节目的汹涌,我们是不是应该借鉴他们的创意生产环境、节目试播体制、编剧培养方式、导演养成过程,而不是简单的抄袭或模仿或直接拿来一档节目呢?

  一、韩国节目的创意从哪里来

  创意是节目的源头。我们要做什么样的节目,或者说节目的诉求,决定了节目的整体构成和表现方式。在韩国电视圈一直流有这样的传说:“几个导演和编剧在一起吃饭,边喝酒边聊现在的韩国社会状况,吃饱喝足以后还去整了个桑拿,然后决定做一档表现XXX社会话题的节目。”玩笑归玩笑,但是这个笑话反映出韩国电视节目的创意其实是很接地气的,或者说,所有韩国电视节目的创意,是从社会生活中寻找灵感,从社会现实作为节目的背景。而我们对韩国电视节目的关注,往往集中在明星和游戏两个元素上,认为韩国的艺人培养体系和游戏的创意,决定了韩国电视节目的特点。

  的确,明星和游戏算是韩国节目的两个关键要素,但要素的作用在于呈现节目的诉求。中国电视人总是抱怨韩国的明星多如牛毛,配合程度高,自然收视就高,但在韩国,大多数的韩国艺人上节目就是为了提升名气的,其实跟草根差不多,他们配合节目,除了艺人的社会地位,更在于他们明白节目不只是消费他们的身体和名气,也是提升他们影响力的重要工具。但在中国,明星耍大牌固然频频出现,但很大一部分原因,就在于节目组根本就没跟明星说清楚节目要干什么,似乎纯粹就是为了消费明星,明星的配合度自然会下降。据说在中韩合拍的某节目中,中方导演组和艺人的沟通很成问题,反倒是韩方导演组和明星沟通起来顺畅许多,不排除其中有“媚外”的心理,但是韩方导演组对节目诉求的精准讲述,以及节目能够给明星带来的影响力,让明星了解节目的社会价值,恐怕也是说服明星积极配合的重要因素。所以,源于生活的创意,是有效调动明星的前提。

  至于游戏,笔者曾经多次问过韩国的制作人员,是否有一个传说中的“游戏库”。几乎所有的制作人员都否认,认为游戏都是根据现场和节目的表现创意出来的,而不是随便挑出一两个游戏为了玩而玩。可惜许多中国电视人认为游戏就是节目,让明星出丑的节目就是好节目,完全丧失了节目的社会根基。也许一两集或者一两档节目还能让观众觉得新奇,但完全没有可持续性。围绕节目诉求设置游戏,以达到体现社会背景的效果,应该是游戏功能性存在于节目的前提。总之,游戏只是手段,绝对不是目的。

  二、韩国节目制作人员的培养

  韩国电视制作人员的敬业精神和市场化标准绝对是一个榜样。据说在某中韩合拍的节目中,一次准备会上,韩方导演提出第二天早上9点开拍,中方导演同意。结果第二天早上韩方导演一直等到9点10分,中方工作人员才陆续到达,慢慢地搭景、布置现场,一直到11点多开开拍。这种情况在韩国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,说几点钟开拍,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应该在此之前完成所有准备工作,这就是规矩。

  至于制作人员,我们经常看到许多20多岁的年轻人对外宣称自己是某著名节目的总导演,或总策划。这在韩国电视制作人员中是极少出现的。在韩国,一个总导演的职位往往需要十几年的从业经历才能驾驭,这几十年的过程就是经验积累的过程。从导演助理到助理导演、副导演、导演、执行总导演,都需要从低级到高级,相对漫长的时间锤炼,这样在成为总导演后,才能够驾驭全局,保证节目额质量。而中国许多年轻的制作人非常不谦虚,其实只是在节目中担任了一个小角色,就会对外宣称自己是总导演,当然不否认有许多年轻导演的确取得了不小的成绩,但是韩国导演养成的经验积累体系,其实是很值得我们借鉴的。当然,这种体现现在正在被中国电视节目的需求破坏,韩国节目的火爆,促使许多投资方拿出大价钱招募韩国团队,许多年轻的韩国导演趁虚而入,导致内地韩国导演鱼龙混杂。

  在韩国电视制作体系中,编剧是最被中国电视人关注的一个职务。一度产生韩国编剧与导演在节目制作时谁说了算的争论。后来以“编剧是妈妈”、“导演是爸爸”来概括两者间的关系。但无论怎样,韩国电视编剧对节目作品的呈现,的确在结构搭建、脚本设计、人物选择等诸多方面起到重要作用。但韩国的编剧并不是个体,而是团队概念。一般来说,韩国编剧团队由四个人构成,且分工不同。刚入行的为最低级的编剧,主要负责相关资料的收集。三级编剧负责挑选资料,分类主题,二级编剧搭建初步框架,一级编剧确定主题和方向。要成为最高级的编剧,同样需要经过十几年的经验积累。在什么都速成的中国电视行业,行业是否有这样的耐性给年轻人培养的机会和发展的空间?更重要的是,在资本横行和成名趁早的现在,年轻人是否能耐得住寂寞?

  三、韩国节目试播体系的构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