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文章
当前位置:优读网 > 爱情文章 >
文革时曾批斗校领导 陈毅之子发声明道歉
时间:2018年03月28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陈毅之子陈小鲁

陈毅之子陈小鲁

陈小鲁道歉

陈小鲁道歉

  来源:南方网

  8月20日,网上现陈毅之子陈小鲁反思文革的道歉信,他在信中表示,“作为当时(北京)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,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、同学被批斗,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。”向“曾经伤害过老校领导、老师和同学”郑重道歉。

  他指文革是个“令人恐惧的年代”,自己的道歉太迟,但必须道歉,“没有反思,谈何进步!”并表示“违反宪法,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!”

  以下为原本:

  感谢这位同学保存了这些珍贵的照片,感谢黄坚在8月18日将这些照片公布于众,那是一段不堪回首,但要终身面对的日子。我作为当时八中学生领袖和校革委会主任,对校领导和一些老师、同学被批斗,被劳改负有直接责任。在运动初期我积极造反,组织批斗过校领导,后来作为校革委会主任,又没有勇气制止违反人道主义的迫害行为,因为害怕被人说成老保,说成反对文革,那是个令人恐惧的年代。

  今天我想借网络向他们表达我真诚的道歉,八中老三届同学会正在安排一次与老校领导和老师的聚会,我希望能代表曾经伤害过老校领导、老师和同学的老三届校友向他们郑重道歉,不知道校友们是否授权我做这样一个道歉?

  目前社会上出现了一股为文革翻案的思潮,我认为如何解读文革是个人的自由,但是违反宪法,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不应该以任何形式在中国重演!否则谈不上人民幸福,民族富强和中国梦!我的正式道歉太迟了,但是为了灵魂的净化,为了社会的进步,为了民族的未来,必须做这样道歉,没有反思,谈何进步!

  延伸阅读:

  文革红卫兵登广告道歉:个人作恶之责不可泯

  61岁的刘伯勤,退休前任济南市文化局文物处处长。日前,这位当年的红卫兵登在媒体上的道歉广告,引起舆论沸腾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。在广告中,刘伯勤向在“文革”中受到自己批斗、抄家和骚扰的众多师生、邻里道歉。他在广告中说,“垂老之年沉痛反思,虽有"文革"大环境裹挟之因,个人作恶之责,亦不可泯。”

  道歉广告受到舆论的广泛赞誉和肯定。同济大学文化批评研究所教授朱大可在微博上评价,“在一个没有忏悔传统的国度,该信可视为人性觉醒的稀有证据……[详细]

  教师就文革中参与批斗致歉:再不道歉就来不及了

  从单位退休后,温庆福就过上了跟他这个年纪相符的平静生活。早起晨练,白天看书,练练字画,傍晚踩着单车到湘江边钓鱼,整天乐呵乐呵是个连小区保安都羡慕的精神老头儿。

  温庆福自己也说不清,是哪一块石头最终激起了他心中的湖水。在一个深夜,他打开电脑,一个字一个字敲下那封笔调略显沉重、标题为“我至今愧对的一个人”的道歉信。

  信件最开始发表在他的博客上,看的人不多,总共有5个人留言,其中有一个还是他的学生,这个学生给他留言说,“为您的勇气和良心致敬”。

  他要道歉的对象,名叫张琼英,今年已经87岁,曾是益阳市三中教师,“文革”中受到抓捕和批斗。而温庆福,是参与者之一……[详细]

  文革真相在被淡忘 自觉忏悔是真勇士

  30多年来一直有人缅怀“文革”,某些人一再美化自己经历的“激情岁月”,使得年轻人受到蛊惑,如果有人愿意把真实的“文革”讲出来,甚至忏悔自己的罪孽,“文革”的真相得以暴露,也许会让年轻人清醒一点。然而,为“文革”而忏悔的声音一直很微弱,这样珍稀的声音又常常被替“文革”鸣冤叫屈而欲翻案高歌“文革”的叫嚣所淹没。

  在我印象中,仅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“伤痕文学”差点成为文坛主旋律那段时间,有对“文革”不彻底的反思苗头,但离忏悔还差一个档次。随着“伤痕文学”的退潮,反思也悄然隐退。随后有一套《历史在这里沉思》的书反思了“文革”,但面对沉痛的历史终究没有穷追猛打深入反省,不久就不再沉思而是沉寂了……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