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文章
当前位置: > 爱情文章 >
香港书展炒热李白:他在虚荣的大唐伤害过人
时间:2020年02月10日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浏览:

张大春身穿写有“大唐李白”四字的 黑T,与王家卫畅聊二人的创作时光。

张大春身穿写有“大唐李白”四字的 黑T,与王家卫畅聊二人的创作时光。


  南都讯 记者赵大伟 昨天是香港书展第一天,10点钟开幕时就吸引了大量读者排队“抢头彩”,而上午11点,由马家辉主持,电影《一代宗师》导演王家卫、编剧顾问张大春主讲的名家讲座,更是全场爆满,人气十足。

  王家卫:与张大春一聊剧本就天马行空

  马家辉一席长衫亮相,他笑谈,这身装扮是从香港电视台借过来的,就是想配合今天讲座《寻找一代宗师》的氛围。“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别后的重逢”,这些《一代宗师》里的经典台词也被他用来活跃现场气氛。

  等到张大春和王家卫一落座,马家辉拿出今年初由台湾新经典出版的《一代宗师(王家卫功夫美学限量珍藏版)》,主动爆料说,“这本书的编辑就是张大春的夫人叶美瑶”。王家卫说,在筹拍《一代宗师》五六年的时间里,叶美瑶目睹了他多次和张大春聊剧本的过程,“可惜都没有记录下来,十分精彩,经常从某一点谈起就天马行空。”王家卫说,“我认为拍电影最让我入迷的地方,可以在你一生中经历不同的时代和人生。”

  马家辉:王家卫的“等待”我们都懂

  现场笑点不断,王家卫聊完电影就把话题引向张大春,“张大春现在没说话,他还穿越在唐朝,过去的一年他都在埋头苦干,他打算写10 0字的书,叫《大唐李白》”。“我是主持,你只是导演,你怎么抢了我的台词,”马家辉抢话说。等到张大春开讲,马家辉调皮地掏出手机拍照,王家卫还配合摆出“V”字手势。

  张大春此后便主导了对谈,他穿着一件黑底白字的T恤,上书“大唐李白”四字。他曾跟王家卫聊起的“武林故事”,大都没有出现在电影里,“我觉得整部电影都跟“一代失踪”有关系,那就是等待。当你用尽了功夫,没有得到结果的时候,只能是漫长的等待。”

  随后王家卫把话题引回书展本身,“韩少功是我很敬佩的作家,他有一个短篇叫做《暗香》,给我很大启发。其实我和大春之间讲了很多故事,可能是白费,但有一天它会来敲你的门。”马家辉又适时调侃道:“我们作为观众,当然懂得王家卫‘等待’的含义。”

  张大春:写旧诗是为了支持写小说

  张大春说,从去年12月底零碎地开始写《大唐李白》,但就像和王家卫的对谈没用在电影里一样,这些曾经发表在“脸书”上的碎片文字都没有用上。现在的构思则是,“盛唐是物质发达的年代,但是通货(钱)不足。我是从这个角度切入。李白的父亲是个商人,李白没有士大夫的资格,因而他可以有资本出去游历,而且在25岁的时候一去不回,再也没有在诗里提到父母家人。”

  “包括郭沫若和陈寅恪先生都认为李白是中亚人”,张大春澄清了关于李白的诸多历史误会。他对李白有更多的体认,“李白一直希望的是‘玩一把’体验,他杀过人,但因为写诗又被放了。他是被我们误会更多、知道得更少却不断被提起的人,因为大唐就是这样虚荣的时代。每个人都寻求名。(但)只记得名字,我们就错过了太多。”按照这样的逻辑下来,张大春认为,他的小说里有着不同的调性,包括“小说、传记、野史、诗论”,“这是不一样的写作形式。”

  张大春讲起2009年在去法兰克福书展上的一件小事。某天回旅馆的路上,王德威问他,“你什么写旧诗?”张大春说:“写小说的累积是为了我写旧诗,”张大春说,当时他还有后半句没说,现在可以补上,“也许我写旧诗到日后还是会支持我写一部小说,比方说《李白来敲门,可能有冤屈》,”他声音提高了几度,“比方说,《老子不是吉尔吉斯人》啊!”

  一个小时的座谈转瞬即逝,结束时退场,张大春突然喊道,“我忘了跟大家说,今天是王家卫的生日,”瞬间现场掌声阵阵。此外,按照惯例,今明两天,香港书展会迎来更多的读者,开放时间也都会延长到当天晚上12点。